不过范定山和夏雪二人却不肯放人

作者: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6-08 14:41
亚图星,穆亚大陆,大陆历1128年7月28日,黄昏,苍云山脉秀云岭。华剑英静静地站在一处山崖边上,望着远处的市镇。“唔。看来比5年前要繁荣的多了嘛。”华剑英轻轻的自语道。本来华剑英在一个月前就想回亚图星的,不过范定山和夏雪二人却不肯放人,以他答应二人要指点二人修真为理由,硬是又把他留了一个月。杨亢虽然在一边没表示什么,但能够把华剑英多留几天,让范、夏二人和他成为朋友,借此以拢络住华剑英,对雪衫会来说,自然是再好不过。不过思乡之情这个东西,平时没想起来的时候倒也罢了,一旦想起来往往就如山崩海啸般涌来。初时华剑英自己也不觉得怎样,所以多留几天也就留多天几天。但后来想家的感觉和想法却越来越难以压制,勉强又留了一个月后,无论范、夏二人如休挽留,终于告别二人,回到了亚图星。眼见的已经到家了,华剑英反而犹豫起来,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近乡情怯吧?“反、反正天已经不早了,我、我看我还是明天再、再回去好了。”华剑英想了半天后终于让他找出来一个理由先暂缓一缓:“嗯,这样的话,先去法雅城看看,正好也给家人准备点礼物。”摆脱了目前的“困境”,华剑英立刻轻松起来。法雅城是离华剑英家所在的小镇约数十里的一个城市,属于莱汀王国,人口20多万,地处苍云山脉南边的苍云平原,道路四通八达,商业也因而十分繁荣。在穆亚大陆算是颇大的城市。华剑英以前也曾来过。华剑英到达时,城门倒也没关,只是考虑到如果从城门进入的话,就要从十只里外的地方降落,然后再走过去。懒的多费那些功夫,华剑英索性直接飞入城中,找了个没人注意的地方悄悄落了下来。华剑英首先找了个地方换了一些钱出来,站在珠宝店的门口,想起上一次的事情,还真有些让他心有余悸的感觉。不过这一次很顺利的卖掉四颗仙石,换得二百多万晶币出来(穆亚大陆通用货币,一种看上去很像水晶的东西制成。)。然后华剑英就在法雅城的夜市上逛了起来。夜市,是法雅城的一大特色,商人和店铺并不会因为入夜而离合,反而会变得比白天更加热闹。在法雅城,只有在新年祭、立国庆典这两个每年最大的节日,白天集市才会和夜市差不多热闹。据说整个大陆上,除法雅之外,只有三个城市有着同样的特征。对于给家人准备什么样的礼物比较好,华剑英感到有些头痛,除了知道爸爸华铭是个医生,因而对相关的东西感兴趣外,他竟然完全想不起父母喜欢些什么东西。这让他在深深自责的同时也非常的难过,看来自己真的不是一个孝顺的儿子。实际上很多年轻人都是这样,他们根本不知道也不关心自己的长辈,只有事到临头,才想起来,自己对于长辈的一切竟然近乎于一无所知。除了父母之外,给自己的兄弟姐妹们准备些什么东西比较好,也让华剑英颇伤脑筋。大哥华陀,比自己年长近十岁,今年应该已经30岁了,是个天才医师,10岁时已经应得父亲医术真传,13岁时坐堂看诊,自己5年前离开时,大哥已经成为一个超越父亲、名动一方的神医了,只是天生有些陀背的大哥,也不知娶老婆了没?大姐华芷,比自己年长6岁,推算起来,也应该已经出嫁了才对;小妹华珂,离开时才13岁,正所谓女大18变,今年她应该正好18岁,会喜欢些什么东西,更不是华剑英所能料想的到。也正是因此,华剑英索性只要看到可能是家人喜欢的,便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统统买下来,反正现在他手上几百万的身家可不是假的,芥檀指不要说是这些许东西,就是来两三座大山也装得下。四处转着,华剑英正在寻思,东西也买的差不多了,是时候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了,他倒是不在乎去不去客栈,反正他睡不睡也无所谓,找个地方坐一坐就足够了。正在打算着,华剑英忽然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:“这是……好重的药味。是药铺?还是医馆?”华剑英扭头望去,就在街对面,正是一家医馆。“好怀念啊……家里也是一间医馆呢。还记得,当初之所以会遇到师父,就是因为去给家里采药的原故。”闻着那熟悉的药味,华剑英一边感慨一边抬头望去:“哦,华记医馆。呵、呵连名字也一样啊,记得家里……”“嗯~?等、等一下,华、华记医馆?!”华剑英一下子猛的省过味来,再仔细的看了看挂在边上的招牌,“没、没错,真的是华记。那块招牌我记得很清楚,那、那还是我做的。怎、怎么会?”心中十分惊讶,一时间什么近乡、什么情怯全部都消失了,只剩下对家人的思念,他抬脚缓缓的走进了对面的华记医馆,应该是他的家的地方。不但门面比原本的要大很多,里面的装饰也要比以前家中的小医馆要好许多,这样子看来,家人的日子过得还不错。看样子已经快要关门了,几个下人正在打水扫地,收拾东西。其中一个看到华剑英,上前道:“哟,这位爷,您是要来买药吗?是的话可要请您快一些,隔馆这就要关门了。”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皂衣小帽的伙计,如果不是外面挂着的那块招牌,他真的不敢相信这里是自己家里。“呃,这个……没、没什么要买的,我、我只是进来看看、进来看看。”说着华剑英又打量起这间不小的医馆来。“耶?看看?”那个伙计真的是很奇怪,这世上竟然还有这种人?跑到医馆里来参观,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。华剑英四处看着,一边看一边想。他真的有些不明白,才短短5年,家里不太可能会变成这样啊。难道是因为什么原故卖了家里的祖传招牌?要知道,对于像华家这样的世代医家,招牌就好像修真界的门派标记一样,只要招牌还在,只要医术还在,一代代传下去,就总要重新站起来的一天。一块牌牌,其中代表的是有如生命一样的名号和信誉。所以,这代表了医家生命的招牌,往往是宁愿饿死也不会卖的。“难道是家里出了什么事?才被迫连招牌也卖掉?”华剑英心中想道。就在华剑英开始冒出种种负面想法的时候,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忽然传来:“时候不早了,都收拾好了没?”华剑英全身一震,猛地转身望向从后堂走出来的中年女人。她身材并不高,就算在女性当中也算是相当娇小的一类,一头长发,盘在头上,颇见斑白;虽然已经是美人迟暮,但隐约之间,级可看出,年轻时必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。同时,那个女的也看到了华剑英,两人同时一震。是妈妈!华剑英心中大叫起来,望着比5年前看上去苍老不少的母亲,一时间,华剑英只想扑过去与母亲想见,两腿却有如被钉子钉死了一般动弹不得,嘴巴也好像被堵上了一样,说不出话来。甚至连全身的力气也好像在瞬间被抽走了一样。梅若兰,华剑英的母亲,则从最初的震惊,变成有些迷惑和惊讶的看着这个年轻人,她觉得这个年轻人的样子真的很像她那离家多年的二子华健。只是却又不太像,这个年轻人,比华健可要英俊的多了。她却不知道,修到元婴期后,华剑英经过一次肉体的重塑,和以前长的样子已经大不一样,如果不是当时华剑英是无意中进行的话,他的样子甚至会变得让她完全认不出来。梅若兰刚想开口说些什么,华剑英终于开口叫了一声:“妈!”梅若兰一惊,道:“你、你说什么?你、你是、是谁?”终于开口叫出第一声,华剑英只觉得全身的力气好像一下子又回来了,一下子扑到母亲身前,一把抱住她,叫道:“妈!我、我是华健!我是阿健啊!”“阿健?阿健!你、你真是阿健!呜~呜~阿健,你、你终于回来了?”相貌可能会变,但母子之间亲情与感觉却永远不会变,梅若兰立刻确认,眼前的年轻人真的是她离家5年的儿子。当场抱着华剑英,一边叫着他的小名一边大哭起来。听着母亲的声声呼唤,什么坚持,什么道心,霎时间全给华剑英抛到九宵云外,抱着母亲也一起哭了起来。亲情,永远是人心中最重要也最美好的东西。一边的伙计可是傻了眼,他们当中倒是有几个听说过,东家本有两个儿子,其中有一个多年前不知去了什么地方。看样子,这是二少爷回来了。其中一个较机灵的,连忙扔下手中的活计,跑到后堂报告。华铭年近六旬,因调养得当,看上不去不过五十左右,三缕长须,垂至胸口。此时突然听说二子华剑英(华健)回来了,吃惊之余,也连忙赶到前堂。到了之后,只见母子二人正在抱头痛哭,当下哭笑不得的上前把二人分开道:“若兰,阿健回来,那是大喜事啊。你们娘俩在这里哭什么啊?”望望华剑英,离家时,华剑英可还没他高,现在却已经高出他近两头了。华剑英见到父亲,对父亲的敬重可远远超出亲切,擦了擦眼泪道:“爸。我回家来看看。”华铭伸手用力抱了抱他,然后拍了拍华剑英的肩头,道:“回来好、回来好啊。”说着,只觉自己的鼻子也是酸酸的,连忙转头吩咐道:“来人,快去准备些酒菜来,今天我们父子、母子要好好聚一聚!”从前面的医馆出来,穿过一个精致小院,就到了后面华家一家人居住的地方。在一个小厅中, ag电子游戏在线网投官网平台下人们已经支起桌子, og视讯游戏官网开始布置酒菜。华剑英则和父母坐在一起闲谈聊天。实际华剑英早已不用吃食, 澳门线上真人赌博平台只是今天家人重逢, 澳门赌博游戏在线开户大家都特别高兴,他自然奉陪,反正他只是不用吃东西,又不是不能吃。华剑英问道:“爸、妈,大哥和大姐上哪去了?还有,小妹呢?”华铭轻笑道:“你大哥现在首都庭京城供事,你大姐已经出嫁,至于你小妹,则在学堂上学。咳,按理说该回来了,也不知又跑去哪里玩了。”从父亲的表情中,华剑英能看出,父亲对大哥的工作和大姐的婚事,是相当满意的。问道:“是这样啊,不知大哥现在在做什么?还有大姐嫁了什么人家?”梅若兰在一旁道:“你大哥现在在首都太医院做事,现在可是三品供奉的衔呢。你大姐则嫁了咱们山南行省总督,平家的四公子。”华剑英吃了一惊,太医院可不是人人能进的,不但要有高超的医术,还要有人从中周旋、推荐才行。大哥的医术不消说,但自家可没这人脉,更没钱去打点这些东西,不知大哥怎么进的太医院?至于大姐嫁入总督府,则更让他吃惊,虽然只是四子,不会继续总督大人的爵位、地位和封地,但怎么说也是豪门大族,竟然会和自家这样的平民联姻,这比大哥华铭进了太医院更让华剑英感到意外。显然看出了华剑英的惊讶,华铭解释道:“五年前,你离开不久,陛下外出巡视地方。来到法雅城附近时,不知怎么,太子忽生急病,就此卧床不起,随行太医无人能治。陛下跟着下令招唤太医院所有太医前来,却依然无人治的了。无奈之下,陛下令方圆左近所有稍有名望的医生,一起去行宫帮太子医病。”听到这里,华剑英已经有些明白了:“结果是大哥治好了太子的病?”华铭笑着点了点头,道:“之后,你大哥就被皇上招入太医院,赠六品供奉衔,也是你大哥争气,入太医院不久,就治好了老太后的陈年固疾,又帮京城中不少王公大臣们诊症,甚得皇上和太子欢心,现在已经是三品供奉了。”梅若兰续道:“你大哥虽然没有被封为贵族,但眼看着越来越受到皇帝陛下和太子殿下的宠信,连带的,咱家也被地方上的贵族重视起来。”华剑英恍然,大哥地位虽然不高,显然却极受皇帝和太子两人信任,同时得到现在和未来两任皇帝的信任,大哥自然成为一些外地贵族眼中,用来拉近和皇室关系的最好人选。想来那位总督大人会屈尊降贵的和自家这种平民联姻,为的应该也是这个原因。“那姐姐,出嫁后过的可好?”对于这一点,华剑英确实有些担心,以前,他就听说过不少关于这种平民女子因一些原故嫁入豪门,结果却受尽欺凌的故事。“呵、呵,你在担心你大姐吗?”知子莫若母,梅若兰立刻就明白华剑英的意思:“放心吧,你大姐和总督四公子之间相当的恩爱。我常看见你姐姐,看的出,她过的很幸福。”华剑英轻轻松了一口气:“大姐过得幸福就好。”这时,酒菜已经着差不多摆上了桌,只是华剑英的小妹华珂却还是没有回来。看了看时间,华铭微微皱眉:“这疯丫头,又疯到哪里去了?要不,咱们就不等她了,先吃着吧。”梅若兰平时虽然最疼这小女儿,只是今天离家多年的儿子回家,自然更宠着一些,所以也说:“那我们就先吃吧。”华剑英哪看不出父母是想多顺着他些?忙道:“爸、妈,不用了。儿子好不容易回来,要得就是全家人聚在一起的热闹嘛。大哥在外供事,大姐已经出嫁倒也罢了,可绝不能少了小妹。所以,我看还是再等等吧。嗯?这不,说着说着,就回来了?”华铭和梅若兰可没华剑英那样的灵觉,自然察觉不到什么。果然,有一个娇柔的声音隐约传来:“咦?今天有什么事吗?怎么老爸老妈还没吃吗?而且是在正厅吃饭?”另一个声音,华剑英现在已经知道,那是搬来法雅后,父母雇的管家的声音:“是的二小姐,是二少爷回家来了。”“什么!二哥回来了!唉呀真是的,怎么不叫人早去告诉我?知道我就不出去玩,一下学就回家来了。”华珂激动的大叫起来,同时华剑英也感觉到她正飞快的向这边跑来。华剑英不由的露出一丝微笑,兄弟姐妹四人中,华珂是老么,大哥比她整整年长12岁,大姐也比她大了9岁,只有华剑英只比她大3岁,年龄相近。所以,华珂总是和华剑英玩在一起,太阳城官方开户网两人也是最亲。华剑英5年前突然离家,可让华珂伤心难过了好一阵子。华珂一阵风也似的冲入厅中,华剑英只觉眼前一亮。人说女大十八变,果然不错,现在的华珂,已经不是华剑英记忆中的那个青涩的小女孩了,已经变成一个人见人爱,青春亮丽的美少女了。华珂看到站起身来的华剑英,叫了一声:“二哥!”一边叫着,一边扑了过去,一下子冲到华剑英的怀里,整个人挂在华剑英身上再也不肯下来。嘴里则:“二哥!二哥!二哥!二哥!二哥!……”的叫个不停。华剑英一时间哭笑不得,这本来是华珂最喜欢和他玩的游戏之一,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往往半天不下来,想不到一见面她就又来这一手。更何况,当年华珂还只是一个小女孩,现在她可是一个大姑娘了。“小珂,小珂,好了啦,不要闹了,快下来啦。”华剑英哭笑不得到哄着小妹。华珂扭糖一样在华剑英的怀里扭来扭去,嘴里道:“咿,二哥哥坏死了,这么多年也不回来看看小珂。也不知道人家有多想二哥,二哥是大笨蛋啦!”说着用一双小拳头用力地在华剑英身上捶打了起来。她的那一点力气自然不会让华剑英有什么感觉,但却让他觉得,好像一下子回到几年前,还和小妹一起玩闹时的情景,当下一边大声叫痛,一边哀声告饶。华铭和梅若兰也在一边笑着看着他们兄妹二人在一起笑闹。闹了好一会,华珂才从华剑英身上下来。一边开饭,一边问道:“二哥,这些年你去哪了呀?这么多年一点音讯也没有。”当年华剑英随莲月心离开时,只有他父母知道他是去做什么,因为当初莲月心说,这一去少说也要几十年才能回来,本以为可能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华剑英回来,所以当时并没有跟华珂明说。而华珂这么一提,华铭倒也想了起来,问道:“小珂不说,我倒忘了。阿健,你怎么才五年就回来了?不是说最少也要几十年吗?”华珂愣愣的坐在那里,惊讶的看看父母,又看看二哥,不知老爸在说什么。华剑英苦笑一下,这还真是不好解释。本来确是要几十年的,只是半道上师父感到等不下去了,凭空帮他把功力提了好几级。只是这样说的话,要解释的东西就太多了,所以华剑英只是简单的解释说,他在师父的帮助下,进境远比师父预料中的还要快上许多,所以师父提前让他出来历练一下。他觉得反正暂时也没什么地方好去,所以就先回家来看看。华铭也只是问问,梅若兰能够再见到原本以为可能永远也见不到的儿子,更是不太在乎其他的一些事情。华珂在一边可就兴奋了:“哇!二哥,原来你是跟着那些大仙们一起去修练去了呀?好了不起哦。”一边说着,她看着华剑英的目光变得充满了崇拜。接着又缠着华英让他说一些修真时的事情。华剑英的修为先不说,单说见识的话,在修真界实际上算是孤陋寡闻的很,只是比起华珂足不出方圆百里之地来说,他的见闻倒也算丰富。特别是说起其它星球上的风土奇景,不要说华珂,就连华铭在一边也听得惊叹无比。说笑了一会后,华剑英道:“爸,在这里陪你们几天,我打算去看看大哥和大姐。”华铭点点头道:“你难得回来一趟,既然回来了,就去看看他们吧。”梅若兰在一边道:“这样的话,我和你一起去,正好我也好一阵子没去你们大姐那了。然后连上你们姐,咱们一家子一起去京城看看你哥。听阿健你刚刚说了那么多玩的事,我也想出去转转走走呢。”华珂在一旁问道:“我也一起去吧。好不好?”梅若兰笑道:“那当然,我不是说一家人一起吗?”见华铭和华剑英两人在那里面面相觑,瞪起眼睛道:“怎么?只许你们男人出去游玩散心,就不许我们女人去吗?”华珂自然在一边帮腔。华铭和华剑英吓了一跳,忙齐声道:“可以可以,当然可心。”却不知梅若兰自有一番打算,她听出华剑英这次会回来,纯属意外,这次再离开,没个百八十年,恐怕真的不会再回来了。这样的话,华剑英下次回来时,自己和丈夫只怕都见他不到了。所以才会打算全家人聚在一起,出去好好的玩玩,也算给全家人留下一个美好回忆。当下,一家人一边吃一边聊,等到夜色渐深时,各自回房休息,只等明天一起去山南行省的首府湘城。第二天一早,华铭命人准备好马车,一家人前往湘城。华剑英本想带着家人一起飞过去的,只是想了想,觉得一家人一起,坐着马车,一起慢慢旅行也不错。于是一家四人,加上几名随从,一路游玩,往湘城赶去。由于一行人一边赶路一边玩,所以原本只要三、四天的路程走了近半月才到达湘城。在城门口,一家人刚刚进城,忽然有人把马车拦了下来。华铭探头问道:“这位拦住我们一家不知有什么事?”那人上下打量了华铭几眼,问道:“请问这位是华铭华大夫吗?”华铭一呆,点头道:“不错,正是老夫。请问……”那人行了一礼道:“小人是四少爷家中的下人,以前在府上也曾见过华老爷子您,不过您应该是记不得我的了。小人奉四少夫人之命前往法雅城寻找华老爷子。刚才在城门口听到您的声音,还以为听错了呢。还好有过来确认一下。”华微微一愕,奇道:“阿芷让你找我?有什么事吗?”那人答道:“是的,听说贵府大少爷在京城出事了。所以四少夫人特地让我前去请您前来商议。”华铭在开始和那人对谈时,华家一家人就全都开始在车上注意了,这时听了那人的话,全都吓了一跳,一时间面面相觑起来。华铭也是大吃一惊,问道:“出事了?出了什么事?”那人并不知道车上还有好几个人,只是苦笑道:“小人也只是一个下人,具体的,并不知情。华老爷还是快去四少府上,四少夫人正在等着您呢。”华铭哪敢再耽误,立刻命人驱车直奔华芷家中。山南行省总督名平野,莱汀王国伯爵,生有五个儿子和两个女儿。华芷所嫁的,正是平野的四子,平尚。平尚和华芷家,本来是总督在湘城中的另一处产业,在平尚与华芷成婚后,送给两人居住。华家的人一路上都心中忐忑,也都失去了玩乐的心情。华剑英更是暗下决心,如果事情真的无法收拾的话,宁可再一次大开杀戒,也要救出大哥华陀。华芷长得和梅若兰、华珂颇为酷似,不同于母亲的美人迟幕,也不同于小妹的年少青涩,今年27岁的她,更显成熟女性的风采。接到消息,说父母亲等一家人全都到了时,华芷和她的丈夫平尚都还有些不敢相信。毕竟他们的信使才刚刚派出还不到一小时,怎么这么快的?不过等到他们见到急冲冲赶来的华家众人时,这才相信。见到华剑英,华芷自然也十分高兴,华剑英也上前见过平尚这第一次见面的姐夫。只是现在情况紧急,略述姐弟离情后,众人就立刻坐下来,商谈起华陀的事。一家人当中,数华珂最是年幼,也最是沉不住气。一坐下来,就开口问道:“大姐,姐夫!听你派人传信,说大哥在京城出事了!倒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华芷却没答她,问华铭道:“爸,你们怎么来的这么快的?我今早刚派人去的,还以为最快也要四、五天你们才会到的。”华铭和华剑英心知她不想大家心情太过激动,有失冷静,毕竟华陀远在首都庭京,真要有什么意外,急也无用。华铭勉强笑道:“说来也是凑巧,你二弟前几天刚刚回家,你妈想起你,就决定一起到你这来,再去找你大哥,一家人好好的聚聚。”华芷这才恍然,笑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平尚这时对华剑英道:“听说二弟离家,一别五年,不知去做什么了?岳父、岳母老是不愿说。”华剑英轻轻一笑,伸出右手食指,一股淡淡青气从指尖上冒出,慢慢凝成几个人型,正是华氏一家人,其中甚至包括现在不在坐的华陀。青气一收,几个人型也随之消散,华剑英笑道:“我去做这个了。”这种完全不借外力,纯靠本身真元力达成的凝形华物手段,是离合期的能力,平时在修真界也是不多见。众人一时间更是看的呆了,半晌,平尚才结结巴巴的道:“原来、原来阿健,是、是个仙、仙人的!”这真是太让他意外了。要知道,穆图星上并没有修真的门派,只有一些修真者偶尔经过这里,有时会插手帮一下当地人一些忙。但因为这里没有修真门派,所以到这里来的修真者全都是一些过客而已,他们是不会卷入当地国家的纠纷内的,更不可能被什么人所用。所以平尚在知道华剑英是个修真者后,想到他和华家之间的关系,和可能的得益,平尚一时间完全呆住。华剑英自然不知道他脑子里想的这些个东西,看他突然面露傻笑的呆在那里,只道他是太吃惊了,也不管他。扭头看着姐姐华芷,道:“大姐,大哥在京城究竟出什么事了?”华芷叹了一口气,缓缓把事情说了出来。原来,皇帝陛下在大约一个月前突然病倒,且病得相当严重,包括华陀在内的一众太医完全束手无策。如果只是这样的话,和华陀本来也没有什么关系。只是皇帝的弟弟德亲王忽然宣布,通过调查,确认这次皇帝会突然病到的关系,是因为华陀平时进献给皇帝专用的一种养生保健药,“元灵再造丹”引起的,所以他下令要把华陀处死。幸亏太子对此事还有些怀疑,加上老太后的干预,所以暂时把华陀打入天牢收监。听完了华芷的介绍后,华家的人感觉对一句古话有了更深刻的体会:伴君如伴虎,古人诚不欺我。沉默了一会,华剑英道:“我要去京城!”在场的人先是一呆,跟着面面相觑起来。他们都听的出,华剑英的语气中,充满了愤怒和一股不满的意味。“二弟去京城打算怎么做?”平尚在一边小心的问道。“当然是去救大哥了。”“可是你打算以做呢?要知此事牵连极广。上至皇帝陛下和太子,下至一干朝臣。再说,华陀大哥现在被关押在天牢中……喂!喂!喂!二弟,你、你不会是打算去劫牢吧?!”说到一半,平尚突然发觉华剑英的神色有点不对劲,想到他可能的打算,忍不住叫了起来。“是又怎么样?有用的时候捧在手心,没用的时候就踢开。虽然还不太清楚内里究竟是怎么回事,但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作到我的家人。姐夫,我是一个修真者,做为修真者我一般是不想牵扯到世俗界的事,但如果扯上我的家人,那绝不是我所能够容忍。”说着,华剑英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,眉宇间,甚至隐现一丝杀气。“在这个……大陆,以我的能力我完全可以为所欲为。这个国家会变成怎么样我并不关心,我只关心我的家人。如果有人敢动他们。哼!哼!我一定会让他们后悔的!”一时口顺,华剑英差点脱口说出星球,想起这里的人并没有星球的概念,临时改口说成是大陆。平尚满脸的苦笑,他想不到这个妻弟这么的冲动,他却不知。华剑英不是冲动,而是不在乎。就像华剑英自己说的,在这里个连元婴期修真者也极少见到的星球,以他的离合中期修为绝对是所向无敌,再加上这次的事件又是和他敬重的大哥有关。如果华陀真的有个三长两短,华剑英绝对会把莱汀王国夷成一片平地。平尚此时可不知他心里想的,但他却知道,如果让华剑英这个样子跑去庭京城,不出事那才真是奇怪。他心中暗暗叫苦,还好这时华芷道:“二弟,你也要尽可能为你其他的家人想想呀。像爸爸、妈妈,还有我和小妹。别的不说,你也还要想想你姐夫平家啊。你真要生出这么多事来,我们一家总共只得六人,倒还好说,你姐夫家可是家大业大,倒时可要怎么办啊。所以,二弟,算姐求你。你去庭京帮大哥当然可以,但一定要冷静,凡事多想想再做,不要随时就那么喊打喊杀的好吗?”华铭也在一边同意华芷的话,道:“不错,这件事,一个不好就可能扯上亲家。所以,阿健啊,你不要那么冲动。”华剑英这才想起,自己确是没想到姐夫家的问题,颇感不好意思。对平尚道:“对不起,姐夫。是我不对,我会注意的。”顿了顿又道,那这件事到底应该怎么办呢?”想了一下,平尚道:“大哥是一定要救的。只是二弟你对朝中的一些事情完全不了解,所以我会陪你一起去。家父好歹也是一方封疆大史,在朝中多少也有一些关系,也有助了解事情真相。”华剑英想了想,应该也不差这一天的时间,道:“好吧。那明天我和姐夫一起去庭京城。”当晚,平尚安顿好华家一家人后,连忙赶去见父亲平野,平野一听说华剑英的事,吓了一跳。不过这立刻想到,这对平家实是有百利而无一害。现在穆亚大陆上虽然人人都知道修真者的事,但还没有哪一个国家真的能得到修真者的帮助。当初和华家联姻,本意只是想和太子进一步拉进关系,现在看来,竟然成了一步绝妙无比的好棋。背后有一个修真高手支持,平家的声势在莱汀王国……不!甚至在整个穆亚大陆的声望都完全不一样了。为了加强和华家之间的关系,平野甚至已经在想,要不要让最小的五儿子娶了华家的小女儿?正好两人年纪倒也相当。听说华家老大华陀至今未婚,正好自己的小女儿也还没嫁,也可以把两人撮合到一起。当下,平野一边叮嘱平尚进京时一些注意的要点,一边命人为华剑英和平尚起程做准备。第二天一早,平野更亲自来见华家一家人。一番客套下来,华剑英早已经等得不耐烦。出门来一下子看到,平野给他和平尚准备的马车、侍女、下人和护卫队。华剑英愕然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平野在一旁解释:“这是给你们两个预备的随行队伍。”华剑英哭笑不得的道:“要这做嘛?不需要啦,总督大人还是把这些人和东西收起来。我和姐夫两个人就好了。”平尚在一边笑道:“阿健你这话让人一听就知道不是贵族了。这些东西和人是必须要有的,这些是我们的身份、地位甚至是实力的像征。如果你不准备这些的话,在京城,别像能办好一件事。”华剑英感到自己几乎都快精神衰弱了,还真是受不了这些贵族啊。摆了摆手道:“好吧、好吧,随你们好了。”顿了顿,看着那些人对平尚道:“就是这些跟着我和姐夫你一起去是吧?”平尚道:“没错。又怎么了?”华剑英不答,双手捏决,口中念起咒法。破日乌梭立刻凭空出现在众人面前,而且很快得异常巨大。在声所有都看着眼前的东西目瞪口呆。“这、这是什、什么?”反而是华珂先反应过来问道。华剑英淡淡地道:“是我师父给我的法宝,用它去庭京,中午之前就能到。嗯,要在庭京前几十里的地方落下来才行。”说着,扫了那些随行人员一眼,道:“都做好准备。疾!”法咒一起,破日乌梭立刻发出一股吸力,把华剑英、平尚和那些随行人员一齐吸到它的内部。只听华剑英的声音从破日乌梭里面传来:“爸、妈,大姐、小妹,等救出大哥,我会和他一起回来看你们的。我们一家人要一起出去玩啊。”不等华铭等人再说什么,破日乌梭已经以肉眼难见的速度破空而去。

,,真人棋牌app娱乐平台
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太阳城官方开户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